首页 > 沿线消费 > 休闲娱乐 > 正文

南越王博物馆,岭南最早的彩绘石室墓

信源者:广州地铁综合 |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3日

邻近地铁站:越秀公园

南越王墓博物馆坐落在越秀山公园西面的象岗,是岭南地区年代最早的一座大型彩绘石室墓,共7室,深藏于岗顶之下20米,1983年6月被发现,是近年来我国五大考古发现之一。

简介

1988年正式对外开放的的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建筑面积17400多平方米,主要展示南越王墓原址及其出土文物。博物馆以古墓为中心,依山而建,将综合陈列大楼、古墓保护区、主体陈列大楼几个不同序列的空间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突出了遗址博物馆的群体气派,是岭南现代建筑的一个辉煌代表,曾获得六项国内外建筑大奖。博物馆还设有杨永德伉俪捐赠的陶瓷枕专题陈列和不定期的临时展览。博物馆现藏陶瓷枕多达400余件,制作年代由唐迄民国,以宋、金为主,数量之多、品质之精、窑口之广在国内同类收藏品中均属罕见。 

墓葬概况

南越王墓主人是南越开国之君赵佗的孙子——第二代南越王赵眜,其尸身穿丝缕玉衣。陵墓的建造距今已有2100多年。陵墓中有15名殉葬人和1000多件珍贵的随葬品,主要是玉器和青铜器。南越王墓的发现为研究秦汉时期岭南地区的历史以及汉越民族文化的融汇等问题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资料。发掘后,墓室就地保护,并在其旁边辟建了占地1.4万平方米的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 

南越王墓深藏于岗顶之下20米,1983年6月因基建被发现。墓主身穿丝缕玉衣,用一棺一椁。从贴身随葬的龙钮“文帝行玺”金印和一枚“赵昧”玉印,确认了墓主是南越开国之君赵佗的孙子,即第二代南越王赵眜。 公元前214年象郡3郡,任命任嚣为南海尉,设郡治于番禺,并建城。秦末汉初,赵佗继任南海尉,他乘中原战乱,据地自立,建立南越国,自称南越王。第二代南越王的陵墓距今已有2100多年。陵墓中有殉人15具和1000多件(套)珍贵的随葬品,尤其是雕镂精美的各种玉器,堪称汉代玉器之大观,具有汉、楚、越文化特色的青铜器也属珍稀罕见。 

南越王墓是岭南地区汉墓中出土文物最多、考古收获最大的一座。它的发现,为研究秦汉时期岭南地区的开发、物质文化的发展、南越历史,以及广州早期城市的历史发展、汉越民族文化的融汇等,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资料。发掘后,墓室就地保护,并在其旁边辟建了占地1.4万平方米的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不少在南越王墓出土文物,被世人誉为“岭南文化之光”和“国宝”。 

常设展览

南越王墓中出土文物展

南越王赵眜墓是我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墓中出土各类随葬品一万余件,以玉器中墓主身穿的“丝缕玉衣”为我国考古首次发现。青玉角杯、十一套组玉配饰、五十八件玉剑饰等都是汉玉中的重大发现。铜器中刻有“蕃禺”铭文的鼎、刻战船纹的提筒和刻有“文帝九年”铭文的句鑃都至为重要。还有古波斯银盒、蓝色平板玻璃牌饰等大批珍品。出于墓主身上的龙钮“文帝行玺”金印和“赵昩”玉印,确证墓主为第二代南越王。墓室内外还发现十五个殉人。本展览分为五个单元:文帝金印、主室瑰宝、墓中殉人、御库藏珍、钟鸣鼎食。 

文物概况

经过数年挖掘,现已出土珍贵文物1000多件(组),有15位殉葬人。这是迄今为止,岭南地区发现年代最早、规模最大、陪葬物最丰富的汉初古墓,也是唯一的一座全用石块砌建而成的、首次出现壁画的彩绘石室墓。墓中出土文物尤以铜器和陶器最具南方越族文化的特色,有青铜编钟乐器3套,铜鼎36个,铜镜36面,以及金印3枚(广州市汉代考古至今发现西汉时期金印仅有4枚),出土玉器240多件。墓主身穿的玉衣殓装已复原,它是我国目前发现完整的西汉玉衣中年代最早又是唯一的"丝缕玉衣"。墓中出土蓝色平板玻璃、世界第一套套色印花铜版模、非洲象牙等,都是一批有意义的稀世珍品。 

金银器

“文帝行玺”金印 

长3.1cm,宽3cm,通高1.8cm,重148.5克。 

龙钮,印文阴刻小纂。为我国首次发掘出土的唯一的实用帝印。 

七星纹银带钩 

通长8.3cm,宽2cm,钮径1.6cm。 

带钩作龙体造型,钩首的头简化成人脸形,钩身饰七星纹,作北斗星座图形排列。 

杏形金叶 

高4.6cm,宽4.4cm,重2.55克。 

共出8片,是覆盖墓主脸上的“瞑目”的饰物。匈奴墓中多有发现,此应为秦兵平南越时带来的。 

银盒 

通高12.1cm,腹径14.8cm,器重816.4克。墓主装药的器物。身盖相合呈扁球形,小铜圈足。器表主纹为对向交错的蒜头形凸纹,锤而成。为西亚古波斯帝国的产物。专家认为这是一件海外舶来品,银盒进入中国后,工匠根据汉代银器的特点,在盖子上焊接了盖钮,在盒底加了圈足,还在器身上留下了许多铭文。西汉时期,广州已是中国重要的港口和商品集散地。 

金花泡 

直径1.1cm,高0.5cm。 

为墓主人所穿“珠襦”上的纹带饰物,制作技艺极精。最早见于两河流域,大概是西方经海路传来的“舶来品”。 

玉器

角形玉杯 

高18.4cm,口径5.8—6.7cm。 

青玉,半透明。一夔龙缠绕器身,集浅浮雕、高浮雕、圆雕艺术为一体。汉代之绝品。 

丝缕玉衣 

长173cm。殓服,用2291块玉片,由丝线编缀而成。是目前发现的第一件形制完备的丝缕玉衣。 

玉舞人 

高3.5cm,宽3.5cm,厚1cm。 

运用了圆雕、线雕、透雕等技法,为首见的汉代圆雕人物作品。 

墓主组玉佩 

长60cm。 

配挂在胸前的装饰品,由玉、金、煤精、玻璃等不同质地的32件器物组成。是研究汉代组玉佩的珍贵资料。 

右夫人组玉佩(A组) 

由9件玉佩饰、10粒金珠和1粒玻璃珠共20件组成,是诸妃7套组玉佩中最精美的一套。 

右夫人组玉佩(B组) 

由7件玉佩饰组成。 

其造型和雕刻工艺为本墓出土组玉佩中最精美的。 

青铜器

船纹铜提筒 

高40.7cm。酒器。 

腹部的主纹为四条首尾相连的战船,似是描绘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的情景。 

六山纹铜镜 

直径21cm。 

主纹为六个山字图案,是我国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的六山纹铜镜。 

铜勾鑃 

一套8件,最大者通高64cm,重40公斤;最小者通高36.8cm,重10.75公斤。 

古吴越乐器。“文帝九年 乐俯工造”为墓主赵眜继位后第九年(即前129年)南越国乐府所铸。 

“蕃禺”铜鼎 

通高21cm,腹径21.5cm。 

蹄足,仿汉鼎造型。器表刻“蕃禺 少内”等13字。蕃禺(今广州)是秦汉南海郡治和南越国都城。 

越式铜鼎 

通高14.5cm,腹径13.2cm。 

敛口,平底,上腹有两长方形耳,底侈立三扁形直足,足面有棱线。器身有竹笥痕迹,出土时内有一铜勺。 

越式铜鼎 

通高54.5cm。腹径44.68cm。 

炊器。大平底,直形长扁足,面有三道棱。直耳与器身同铸出。属大型的越式鼎。 

陶器

扁圆陶响器 

直径8.8—9.5cm,厚4—4.5cm。 

古代乐舞时击拍的用器。中空,内装砂砾,摇动时沙沙作响,与同出的陶响鱼形异实同。 

鱼形陶响鱼 

长11.5—12.5cm,厚2.4cm。 

乐舞击拍的“沙镲”。捏制,由两片泥板捏合成空心的鱼形,内装粗砂砾,高温烧成。 

“长乐宫器”陶瓮 

高53cm,腹径46.5cm。 

储存食物的容器。 

肩部打有“长乐宫器”戳印,说明南越国宫署也仿效汉宫的命名。 

兵符

错金铭文铜虎节 

长19cm,最高11.6cm,最高1.2cm。 

器身布满贴金虎斑,有错金铭文“王命命车徒”。是用以征调车马的信符。具有楚文化特征。

【本文属广州地铁网站“一站通”整理,转载方需注明出处及链接。】

网友热评